Radio Logo
RND
Escucha {param} en la aplicación
Escucha 环境与发展 en la aplicación
(171.489)
Favoritos
Despertador
Sleep timer
Favoritos
Despertador
Sleep timer

环境与发展

Podcast 环境与发展
Podcast 环境与发展

环境与发展

Guardar

Episodios disponibles

5 de 23
  • 北京绿色奥运面临挑战
    中国政府期望借助2022年在北京举行的冬季奥运会提升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目前北京面临美国等国不派出政府官员参加奥运会的政治压力,同时北京冬季时常出现的雾霾天气,缺少降雪等环境问题也是中国政府要面对的挑战。 北京准备应对雾霾 北京冬奥会组委会表示“我们希望组织尊重环境、统一、开放和清洁的运动会”  ,北京的冬奥会于2月4日至20日举行,北京曾经在2008年举行了夏季奥运会,现在在北京首次举办冬季奥运会。 问题是美国、英国、加拿大、立陶宛、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已陆续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不派遣政府官员参加,以表达对中国侵犯新疆维吾尔人人权和破坏台湾和香港民主的不满。新西兰也以疫情为由,作出同样决定。 另外 ,北京的雾霾和缺水冬雪等环境问题也引发关注,就是北京处于半干旱地区,因要举办冬季运动会,中国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制造人造雪。值得一提的是,自中国申办奥运会以来,北京的空气质量有所改善,但中国生态环境部表示,冬季雾霾风险仍然严重。中国政府要利用冬奥会来推动其改善环境的努力,冬天在中国北方等地雾霾频发让北京已经为在开幕式临近之际发生雾霾做最坏的准备。 中国的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在2021年12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环境应急计划已经到位,就是生态环境部届时将指导北京、河北等地依法依规采取合理的环保措施。 这位发言人同时表示,有关北方地区工业企业被要求在冬奥会之前和冬奥会期间减产或者停产、以改善冬奥期间北京和张家口地区的空气质量的传言“不属实”。 种树改善空气 中国于2015年申办冬奥成功时,当时环保人士警告说在河边这样一个重工业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危险的雾霾可能会给冬奥会蒙上阴影。随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要举办一场“绿色”奥运,河北省要“转型升级”工业经济。中国在北京及其周边的河北省开始种植了数千公顷的树木,建设了大规模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厂,并搬迁了数百家工业污染企业。 中国为冬奥准备工作还包括植树计划,力图将张家口地区的森林覆盖率从以前的56%提高到70%到80%。张家口市距离北京西北200公里,这里是冬奥会滑雪和单板滑雪比赛的举办地。一位中国滑雪运动员表示,他已经感受与此前不同。几年前他来北京时,因为污染得上了鼻炎,但京津冀的空气质量已经改善了很多,而且他认为张家口滑雪场的空气质量甚至比一些国外滑雪场要好。 而且为确保实行环保承诺,北京 2022 年组委会重新利用了 2008 年夏季奥运会的 8 个场馆,并委托北京林业大学的专家制定了重新造林计划。 因此,在计划完成之际,数以百万计的树木已被移植重新种植。 最后,绿色能源发电被用于为所有奥运场馆供电能。 京津冀地区2016年的PM2.5细颗粒物的平均浓度为每立方米71微克,在冬季则飙升到500微克以上。相比之下,2021年1月至9月的平均浓度则降到了40微克。 在2021年前三个季度,北京的PM2.5浓度数据为33微克/立方米,勉强达到了中国35微克/立方米的浓度标准。 但是这个浓度仍然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5微克水平,而且在冬季可能会上升得更高。 缺水和人造雪 水资源短缺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尤其是在人造冰雪方面。分析指出北京为了在2月4日到20日举办的冬季奥运会,使用大量水资源,大约 1.85 亿升的水将用于用人造雪滑雪道。 北京人均年用水量只有300立方米,不到联合国标准推荐供应量的三分之一,本届奥运会的组织者确保所使用的水不含化学物质,并且会在融化时自然渗透到土壤中。 位于北京西北 90 公里的延庆滑雪场将由雪炮供给人造雪,根据技术需要数百万升的水,来覆盖滑雪道,当地已经挖掘了巨大的壕沟来掩埋数公里的管道,以便从巨大的水库中取水来制造人造雪。 斯特拉斯堡大学地理学家卡门·德容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北京的冬季奥运会可能是有史以来举办的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冬奥会,张家口等举行冬奥比赛的这些山上几乎没有任何天然雪。 事实上,在 2021 年 1 月至 2021 年 3 月期间,只有两厘米的降雪,现在却要举行高山滑雪赛事。 据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报道,延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从2021年12月份开始为赛事造雪,预计1月中旬完成任务,当地使用一种基于水分子的喷雾形式,它本身不会污染环境。 官方组织者表示,奥运会不会给当地供水带来额外压力,而是依靠蓄水池来收集夏季的山川径流和降雨,这与中国更广泛地努力创造“循环”经济,充分利用和回收资源是一致的。 电力压力 主办方北京承诺在本届冬季奥运会期间消耗的能源将完全来自可再生能源,而且在北京西北180多公里的奥运会协办城市张家口安装了风力涡轮机可以产生1400万千瓦的电力,其供电量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大致相同。 除此之外,在奥运比赛场地周边的山脉一些太阳能电池板提供的容量为 700 万千瓦的电力资源。 这些不同的设施连接到一个配送中心,不同的奥运场馆连接到这个电力配送中心。 中国政府显示奥运会的电力多来自可再生能源,但是中国仍有三分之二的电力生产依赖煤炭。 国际奥委会确保已作出努力 组织者国际奥委会表示在 2018 年在韩国平昌冬奥会期间,90% 的积雪已经是人造的。 国际奥委会保证,中国在申办北京冬奥时候承诺环保努力。 中国代表保证,由于水资源充足,人造雪的制造将“非常可控”,就是将使用“该地区年度水资源的 1%”。 国际奥委会同时敦促使用新的自然二氧化碳冷却系统,其目标是减少速滑、花样滑冰、短道速滑和冰球训练场地的总碳足迹。 据国际奥委会的统计显示该系统将减少约 3,900 辆汽车的碳排放。 中国官员近期在政府组织的一次参观活动中表示,北京和河北省所有26个奥运场馆将100%使用可再生能源,700多辆氢燃料汽车也将投入使用,可是中国氢燃料电池车的产销数量距离政府立下的目标还有一定差距 环保人士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中国环境基金会曾经表示:中国将在冬奥会上赢得许多奖牌,但雾霾可能让这场奥运会陷入困境。 中国还表示将首次使奥运会“碳中和”,对此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表示,如果没有更多数据,很难评估这一目标是否真正实现。 评论指出中国安装了风力驱动的涡轮机、太阳能电池板、电动客车等,显示北京最近几年希望在奥运之际展示其生态善意和向进一步环保靠近,但是目前中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
    1/18/2022
    11:18
  • 各国新气候承诺没有达到减排目标
    在召开英国格拉斯哥COP26前,联合国环境署于2021年10月26日公布最新《排放差距报告》指出各国上报新的气候承诺不足,落后于实行《巴黎协定》升温控制需要达到的水平,按照现在情况本世纪全球进入升温至少2.7C。 《排放差距报告》 联合国环境署于10月26日公布最新的《排放差距报告》,是连续12年出版减排报告,这份最新报告指出各国上报的新版和更新版气候承诺远远落后于实现《巴黎协定》温控目标所要求达到的水平,按照这个减排速度将使世界步入“在本世纪末至少升温 2.7℃”的轨道。 报告指出,相较上一轮承诺,各国上报的更新版各国自主减排贡献目标 (NDCS) 以及已宣布的其他一些气候变化减缓承诺,仅在原先预测的2030 年温室气体年排放量基础上减少了 7.5%。然而,要想达到《巴黎协定》2℃温控目标,则要求实现30%的减排 ,要想实现1.5℃目标,需要减排55%。 该报告在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之前发布,向全球发出警告,呼吁各国加快实施紧急减排行动。最新一轮气候谈判于英国的格拉斯哥举行,报告指出如果得到全面实施,这些“净零”承诺有助于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2℃的水平,为世界带来了希望,表明进一步的气候行动依然能够阻止气候变化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然而,当前全球“净零“承诺仍然含糊不清,多数尚不完整,并且与大多数国家的 2030 年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不一致。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表示,气候变化不再是未来几代人需要解决的问题,而是我们当前面临的现实。为确保我们仍有机会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 1.5℃范围内,我们需要在未来8年内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几乎减半,就是我们仅剩8年时间来制定计划、出台政策、实施政策并最终实现减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全球还再升温,距离《巴黎协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而且我们缺少减排行动的领头人。 温室气体排放再创记录 另外世界气象组织最新《温室气体公报》指出,大气中包含二氧化碳的温室气体的含量再创新记录,年增长率高出了2011-2020年的平均水平。2021年,这一趋势仍在延续,就是一年一个新高记录。 该报告指出三种主要吸热的温室气体的指数都在上升 : 首先是二氧化碳(CO2)是最重要的温室气体,其浓度在2020年达到413.2%,是工业化前水平的149%。其次是甲烷(CH4)是1750年水平的262%,从这时起,人类活动开始扰乱地球的自然平衡。最后是一氧化二氮(N2O)是当时水平的123%。 该公报指出,从1990年到2020年,温室气体对气候的变暖效应增加了47%,其中二氧化碳约占这一增量的80%。  新冠疫情期间导致经济放缓,尽管新排放量出现了短暂下降,但是对大气温室气体水平及其增长率没有产生明显影响。 公报指出,温室气体持续排放上升导致全球温度随之上升。鉴于二氧化碳在空气中存在时间很长,即使排放量迅速减少到净零,已观测到的温度水平也将持续数十年。 而温度上升导致发生更多的极端天气发生,包括高温和强降雨、冰雪融化、海平面上升和海洋酸化,而且对人类社会和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目前的情况是人类活动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大约有一半留在大气中。另一半被海洋和陆地生态系统所吸收。陆地生态系统和海洋作为吸收温室气体的能力在未来可能变得不那么有效,而降低其吸收二氧化碳和缓冲更大温度升高的能力。 各国新减排承诺 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一半以上的 120 个国家已经上报了新版或更新版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此外,3个二十国集团(G20) 成员国还宣布了新的2030 年气候变化减缓承诺。 《巴黎协定》这个国际公约指出减排是一个逐步改进的过程,就是每五年,各国必须做出更雄心的减排承诺,以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本次COP26 标志着第一个五年周期的结束。 联合国的这份最新报告指出,为了推动全球步入实现1.5℃温控目标的轨道,截至 2030 年,世界需要将每年的碳排放量额外减少 28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超出了目前更新版无条件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承诺的减排规模,也超出了工业、农业、废物和土地利用变化的全球排放量之和。 对于实现升温在2℃的《巴黎协定》目标,额外的减排要求则相对低一些,就是截至2030 年,每年减少 1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碳排放量。 最新《排放差距报告》指出虽然在减排方面有所进步,但是目前各国普遍行动不足,中国占全球排放量的 28%和韩国这两个排放大国,已经承诺达到温室气体排放到 2030 年达到碳中和。 另外20国集团温室气体排放占世界的80 %只有6个国家提升其减排承诺。各国需要加大减排力度4倍以便到达控制期望升高2°C的目标。 令人鼓舞的是到今年9月13日已经有49个国家和欧盟承诺在2050年达到碳中和,即温室气体排放量到2050年降为零。 目前在近期目标中就是在2030年包括欧盟、中国、日本和印度等6个国家应该达标,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西一定不能达标。 甲烷和市场机制的潜力 每年公布的《排放差距报告》都会关注特定行业的减排潜力,今年报告关注的重点是甲烷排放和碳排放市场机制。减少化石燃料、废物和农业部门的甲烷排放有助于缩小排放差距,并在短期内减缓升温幅度。 有关专家指出甲烷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第二大原因,如只计算20 年时间,甲烷升温潜能值是二氧化碳的80 倍以上。甲烷在大气中的停留时间也比二氧化碳短:只存留12年,而二氧化碳却可能在大气中滞留数百年之久。因此,减少甲烷排放有助于更加迅速地限制全球升温幅度。 报告指出仅凭现有的低成本技术措施就可以将人为甲烷排放量每年减少 20% 左右。实施所有措施以及更广泛的结构和行为措施,可以将人为甲烷排放量减少约 45%。 与此同时,碳市场具有降低成本的潜力,从而有助于推动全球出台更雄心勃勃的减排承诺,但前提是明确定义相关“规则”,确保交易反映实际减排量,而且需要追踪进展和保持透明度等的检测支持。 分析指出通过碳市场赚取的收入可以用于资助国内的气候变化缓解和适应解决方案,也将极大有助于最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国家。 到2021年5月,全球复苏投资总额中,只有17-19%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在这笔支出中,近 90% 来自于6 个二十国集团(G20) 成员国。
    1/12/2022
    11:50
  • 欧洲2019年空气微粒污染死亡率30年来最低
    欧洲环境署于11月15日周一发布最新报告指出,空气微粒污染于2019年在欧盟27国导致超过30万人过早死亡,这个数字已经是30年来最低,显示欧盟持续改善空气质量取得效果。世卫组织于11月26日公布新的《全球空气质量指南》进一步证明空气污染有害人体健康,且甚至可在低于以往所知的浓度水平依然损害人体健康。 30年来欧洲死亡率逐渐下降 欧洲环境署于11月15日发布最新报告指出,空气中微粒污染对欧洲人的健康威胁最大,仅在2019年空气污染在欧盟导致超过30万人过早死亡,这个数字令人担忧,但已经在一年内下降10%,也是30年来最低。 这份报告指出如果欧盟27国遵守世界卫生组织的空气质量标准,至少可以让欧盟由于空气污染引发的死亡人数减半。 欧洲环境署指出死于空气微粒污染人数下降的主要原因,不仅得益于良好的天气条件更是各国持续改善空气质量的结果。 另外在欧盟空气污染物质如臭氧导致死亡率下降13%,而主要由汽车和火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碳导致死亡人数下降约1/4。 空气污染是引发心脏病和中风死亡的主要原因,其次是肺病和肺癌。而且空气污染会阻碍儿童肺部发育,导致呼吸道感染加重,引发哮喘病等。 欧洲环境署指出30年来欧洲空气质量持续好转部分原因是欧洲各国政府持续推出的减排措施产生良好效果。 根据欧盟统计数据显示,在 1990 年代初期,渗透到肺部深处的空气污染细颗粒在 27 个欧盟国家造成了近 100 万人过早死亡。 这个数字在 2005 年已经下降到 45万 左右。 虽然欧盟空气污染有所下降但是不少欧盟国家空气污染超过欧盟和世卫组织规定健康标准。 臭氧和P M2.5污染 空气污染造成具体数字如下,2019年德国有5万3千8百人死亡,意大利有4万9千9百人,法国有2万9千8百人。2018年因空气污染在欧洲造成的死亡人数约为34万6千人。 首先,对于臭氧颗粒 (O3),2019 年的趋势也呈下降趋势,有 16,800 人过早死亡,一年内下降了 13%。 那么什么是臭氧(O3)呢 ? 这是一种有鱼腥味的淡蓝色气体,通常存在于距离地面30公里左右的高层大气中漂浮,有阻挡紫外线功能,保护人类健康。但当人类生活区周边的臭氧浓度超过一定限值,就将造成如光化学烟雾等污染,影响人体健康。 消息显示如在中国近年雾霾污染天数相较以往有明显减少,而臭氧污染则悄然成为大气治理的新问题。如挥发性臭氧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存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喷涂作业、纺织塑料生产、石化生产到家庭装修、汽车排放、餐饮油烟等都会产生,污染源数量种类多,排放环节也多,减排和控制难度较大,就是臭氧污染前体物与公众日常吃、穿、住、行都有关联。因此如少开一天车,家居装修多选择水性环保涂料,都能为减少空气污染有利。 不可忽视的是PM2.5污染形势依然严峻和臭氧污染继续是控制空气污染的主要问题。 其次,对于主要由车辆和火力发电厂产生的气体二氧化氮 (NO2),2018 年至 2019 年期间导致过早死亡人数下降了四分之一,降至 4万4百 人。 欧洲环境署的报告再次强调,心脏病和中风是空气污染导致过早死亡的最常见原因,其次是肺病和肺癌。 在儿童中,空气污染可能会阻碍肺部发育,导致呼吸道感染并加重哮喘。 世界空气污染死亡情况 世卫组织最新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90%以上人口居住的地区颗粒物浓度超过2005年世卫组织空气质量指南规定的水平,空气污染在世界上导致7百万人过早死亡,并导致损失数百万健康寿命,接近由于营养不良和抽烟导致过早死亡的人数。 在儿童中,这可能阻碍肺发育,限制肺功能,导致呼吸道感染和加重哮喘。在成年人中,缺血性心脏病和中风是可归因于室外空气污染的最常见过早死亡原因,此外还有新出现的证据表明存在其他后果,如糖尿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等。 欧洲环境署指出即使情况正在逐渐好转,但是欧洲经济区在 9 月份警告说,大多数欧洲国家仍然超出了欧盟和世卫组织的建议限制水平。 欧洲环境署执行负责人汉斯·布鲁宁克(Hans Bruyninckx)表示,欧盟各国政府开始行动起来,投资于更清洁的供暖、交通、农业和工业来进一步改善所有欧洲人的生活,尤其是保护最弱势群体的健康和生活质量。 欧洲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并在2030年之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减少55%。 如何欧盟按照目前的减排速度预计岛2032年才能达到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而且需要关注的是随着欧洲各国城市发展和人口继续老龄化,还会给该目标带来变数。 欧盟环境署的报告指出老年人对空气污染更加敏感,而都市会是空气污染集中的地方,因此欧盟呼吁各国政府继续加大减排和控制污染的力度。 世卫全球空气新指南 世卫组织于11月26日公布新的《全球空气质量指南》,刊登证据证明空气污染有害人类健康,且甚至可在低于以往所知的浓度水平依然损害人体健康。该指南建议了新的空气质量水平,以便通过降低主要空气污染物的水平来保护人体健康,其中一些污染物还会加剧气候变化。 世卫组织的报告指出,空气污染是人类健康面临的最大环境威胁之一,与气候变化并列。改善空气质量可以加强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而且进一步减排也可改善空气质量。如能力争达到新的减排指南规定的水平,各国将既能保护健康又能减缓全球气候变化。 世卫组织这份新指南对六种主要空气污染物,它们导致的健康负面影响最多,这些所谓的传统污染物,即颗粒物(PM)、臭氧(O₃)、二氧化氮(NO₂)、二氧化硫(SO₂)甲烷(CH4)和一氧化碳(CO)。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空气污染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项健康威胁,但其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群的影响最大。世卫组织的新《空气质量指南》是实用工具,可帮助改善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质量。他促请所有国家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世卫组织欧洲区域负责人(Hans Henri P. Kluge)说:据世卫组织估计,每年有数百万人死于空气污染的后果,主要是死于非传染性疾病。清洁的空气应该是一项基本人权,也是社会健康和生产力的必要条件。 然而,尽管过去三十年空气质量有所改善,但仍有数百万人过早死亡,且往往是最脆弱和最边缘化的人群。我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也知道如何解决。更新后的指南为决策者提供了坚实的证据和必要的工具来应对这一长期健康负担。
    12/10/2021
    11:17
  • 中美的气候承诺与中印依靠煤炭
    第26届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上各国展示进一步控制温室气体的决心,中国与美国出人意料在峰会闭幕两天前发布进一步的气候承诺,同时中国支持印度继续依靠煤炭,缩小了减少使用煤炭的协议力度。 中国排放的温室气体是美国的两倍,是印度的四倍,尽管中国与美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关系都非常紧张,但在格拉斯哥第26届气候会议期间,中国却能够在这两个国家之间游走自由,分别靠近联手达成不同气候协议。 在11 月 10 日星期三,美国和中国通过“关于加强气候行动的联合声明”来强化气候负责的世界大国形象,两天后,北京也与德里一起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来最终减少的控制煤炭使用协议的约束力。 《世界报》评论指出中国在气候问题的国际舞台上展览了一种特殊的模糊性,就是中国既是发达国家也是发展中国家。评论认为《格拉斯哥气候公约》远未达到能避免气候进一步急剧变暖的危险,对小国提供适应或弥补气候灾害所需援助有限,但是联合国的这份气候文件首次明确提及煤炭这一全球变暖的主要驱动因素,在中国的支持下印度反对下,导致公约文本最后将淘汰使用煤炭改成减少使用。 淘汰煤炭变成减少 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期间,由于欧美、中印和发展中国家在减少使用煤炭文本上的措辞和资金承诺等细节上争论激烈,会议延长了一天。而印度在中国和其他依赖煤炭的发展中国家支持下,坚决反对一项呼吁“逐步淘汰”燃煤发电的条款,导致中国、印度、美国和欧盟的特使在紧急磋商后,最终同意将该条款改为要求各国“逐步减少”使用煤炭。印度环境部长亚达夫的理由是协议“单独挑出”煤炭,却对石油和天然气保持沉默。 本届大会主席夏尔马对事态的发展“深感抱歉”,他也告诉与会代表们达成妥协,这对保护整个协议至关重要。分析指出这就根据巴黎气候协议的缔约国就建立全球碳市场,落实协议第六条谈判至关重要。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最后一刻达成“妥协性”协议,就是《格拉斯哥气候公约》成果文件草案文本的措辞为“逐步减少有增无减的燃煤发电和化石燃料低效补贴”。 煤炭约占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0%,使它成为实现1.5摄氏度目标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到2030年全球排放量需要减少45%,到本世纪中要减少到接近零。 《格拉斯哥气候公约》呼吁所有缔约国家加速进行减排,在2022年提交新的国家减排计划,这比在巴黎商定的日期提前了三年。而且协议也要求富裕国家最迟在2025年,把它们为贫穷国家提供的气候融资,从2019年的水平“增加至少一倍”。 不过,在以美国和欧盟为首的国家反对下,协议没有提及设立特定融资机制来补偿与气候相关的损失,而只承诺未来就该课题进行“对话”。 北京减排承诺 就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开幕前,北京向联合国通报了其在应对全球变暖方面的国家贡献。 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约四分之一的中国现在希望“在 2030 年之前”实现碳排放的峰值和“在 2060 年之前”实现碳中和。 此外,北京现在的目标是在 2030 年将其经济碳强度比 2005 年水平降低“65% 以上”,并希望到 2030 年实现无碳能源份额“约 25%”。 根据德国研究机构Merics发表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某些领域,中国承诺的减排目标比欧盟或美国的承诺更加具有雄心。 预计到 2030 年,中国的太阳能和风能装机容量将达到 1,200 GW吉瓦 ,而美国尚未公布任何数字,而欧盟仅致力于风能631 GW吉瓦。 同样,到 2060 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必须提供超过 80% 的能源消耗。美国没有做出任何此类承诺,欧盟也为自己设定了一个不那么雄心勃勃的目标为32% 到40%。 但是中国在峰会期间在最后一刻支持印度,让最终的格拉斯哥公报只提到“减少”煤炭消费而不是“消除”煤炭消费,这显示中国对煤炭的巨大依赖程度,这让世界上受气候威胁严重,最脆弱的国家感到对气候协议的失望。评论指出本届气候峰会的总体结果“令人鼓舞”,但是发达国家没有履行对最贫困国家的进一步财政承诺。 美中出人意料声明共同加强气候合作 值得关注的是美中出人意料于11月10日发表联合声明认同气候危机的严重性,承诺未来10年双方加强应对气候合作。联合国秘书长表示这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就是美国和中国这两国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于11月10 在格拉斯哥气候峰会闭幕前两天发表声明,表示共同进一步努力,实现《巴黎协定》中设定的降低1.5摄氏度的目标。 在第26届气候峰会即将结束前,美中两国同意就系列气候相关问题加强合作,包括去碳化,减少甲烷排放,清洁能源逐渐过渡和投资贫困国家等。美中双方指出目前全球各国做出的减排努力与需要达到目标之间差距巨大。 美国气候谈判特使克里表示,美中存在分歧,但在气候问题上取得共识,特别是在未来10年内需要采取紧急措施,加大合作力度,每个进步都重要,因减排过程漫长。 中方最高气候谈判代表谢振华表示,中美在气候变化方面共识多于分歧,承诺进入可持续的绿色发展。 各国反应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美中两国发布共同气候声明表示欢迎,指出是在减排中的重要一步。另外古特雷斯秘书长在本届气候峰会结束时发布的视频声明中说:"我们必须加快气候行动,以实现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 特别是,现在进入"紧急模式",到了结束化石燃料补贴,逐步淘汰煤炭,为碳排放定价,保护弱势社区,并兑现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承诺的时候了。 欧盟表示这对全球减排发出积极信号,令人鼓舞,有助于气候谈判的进一步深入。 联合国气候专家欢迎美中共同气候声明,但是指出目前已有的行动措施难以到达减排目标。 环保人士则呼吁必须立刻采取具体行动实现气候承诺。 绿色和平指出美中联合声明避免了气候最坏的情况就是中美之间的脱钩但是两国的承诺距离拯救地球还很远,该组织警告美中两国需要在气候相关问题上做出更多承诺。 瑞典年轻的气候保护活动家通贝里则对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批评。她在推特上写道:"COP26结束了。这场峰会简单总结起来就是一堆废话。" 另外100多位国家领导人在本届气候峰会上达成重要协议就是承诺到2030年停止砍伐森林,并减少强效温室气体甲烷的排放,以帮助减缓气候变化,100多个国家加入了由美国和欧盟领导的甲烷减排努力,计划到2030年时比2020年的排放水平减少30%,这可能是阻止地球过热的一步。 每5年召开一次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最主要的成果是几十年来联合国协助避免气候紧急情况做努力。 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2022年11月在埃及举行。
    12/5/2021
    11:51
  • 盘点第26届气候峰会成果  魔鬼隐藏在细节中
    联合国第26届气候峰会12月13日落下帷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峰会闭幕仪式上表示,此次峰会迈出了重大的一步,但是,这还并不足够,应该做出更大的努力,但是,对瑞典气候活动分子葛莱塔·顿博(Greta Thunberg)来说,第26届气候峰会又是一次空话连篇的峰会。那么,此次峰会是否确实取得了具体的进展?人们对此次峰会的感受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落差?就以上问题,我们综合记者在格拉斯哥的见闻以及气候专家的评论向大家做一个综述。 专家总结格拉斯哥气候的成就与不足 法国可持续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气候项目负责人(IDDRI)罗拉·瓦雷赫(Lola Vallejo)女士的总结颇为中肯。她认为此次峰会虽然在援助贫困国家方面存在严重不足,但是,他在诸多领域取得具体的进展。 首先是在各国的承诺方面向前迈出了一步,印度与尼日利亚在峰会上分别提出了将在2070年何2060年达到碳中和,使全球做出碳中和承诺时间表的国家达到81个。各国还承诺将在明年年底之前重新调高减排承诺,这比巴黎协定中规定的每五年也就是在2025年提前三年。 其次,虽然哥本哈根峰会时做出一千亿美元的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承诺并未获得兑现,但是,各国承诺将在2023年解决一千亿美元这一老大难的问题。 此外,峰会首次提出走出对化石燃料提供资金援助的目标,虽然峰会最终未能提出一个时间表,但是,化石燃料时全球问世气体来源的75%, 而全球各国对化石燃料的援助资金高达六千亿美元,在峰会上,以瑞典与哥斯达黎加为代表的四十多个国家甚至领先一步,签署了停止资助化石燃料的结盟协议。 最后,格拉斯哥峰会的第四大成就就是完成了巴黎协定的实施细则,如果仅仅从气候谈判的程序上来看,此次峰会比2018年芬兰的卡托维茨峰会与2019年的马德里峰会要走得更远。具体而言,就是落实了巴黎峰会中最引发分歧的第六条的实施规则。 巴黎协定第六条为何如此引发争议? 巴黎气候协定中第六条为何会引发如此巨大的争议导致峰会最终不得不延期一天才能够使各方达成一致? 对此,中国气候谈判代表,中国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王毅先生在峰会会场接受法广采访时表示,:“第六条的核心内容,就是如何利用碳市场的机制来不断降低我们的减排成本,其中碳排放交易机制(ITS)就是核心内容,怎么样构建更好的碳贸易机制?怎么把现有的已经纳入NDC的目标将来进入市场?通过市场交易的方式来确定碳的价格,在降低减排成本的同时提高减排的效率,这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机制。这里面就会出现许多争议,比如书,我们现在已有的CDM(清洁发展机制)的项目,已有的NDC(国家自主贡献)的指标是否可以纳入到碳上,范围怎么划?比例如何调?各国对此有不同的认识。而且,由于条件尚且不成熟,不可能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碳市场,而且,即使能够设立全球碳市场,依然存在所谓碳泄漏的问题(Carbon Leeked ),碳会往成本低的地方走,所以,这样就会涉及到公平的问题,所以,这些问题就必须在巴黎气候协定的实施细则中把他固定下来,使它成为具有法律约束性的实施规则。” 王毅先生特别就各方的主要分歧介绍说:“这个问题技术性太强,我可以举例来说,就中国而言,中国仅仅只有电力行业被纳入碳市场,光有电力行业不够,下一步或许应该将可再生能源也划入到其中。再就是已经取得的一些减排成就是否也可以被纳入到碳市场去进入交易。必须明确的是,这个碳市场并不是一个自然的市场,而是一个人为的市场,在这个人为的市场中,我们期待一切的运作规则都十分明确,十分公平,使碳价格能够正真促进减低排放。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确实,王毅先生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碳补偿机制是否真的能够起到减低排放的作用?碳市场机制是否会成为高排放国家与企业讨价还价的市场?此次会议上大量的金融界企业的出现或许并非偶然,这也是各大环境组织的担忧所在。 事实上,京都议定书实施之后,碳市场早已在西方运作多年,中国最近几年来也做出了碳市场试验,并且正在设立全国性的碳市场交易网络。然而,碳补偿交易机制对减低碳排放是否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对此,多年来参加联合国气候谈判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席让·茹泽尔(Jean Jouzel )先生向法广表示:“碳市场确实可以减低排放,但是,条件是不能做双重计算,碳市场一直被认为是减低排放的一大手段之一,但是,令我感到担忧的是,我们已经看到,碳市场交易在欧洲或许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在中国,中国也有地方碳市场,甚至也有全国性的碳市场,很明显,它并不是很有效,因为,否则的话,中国的碳排放就不会如此继续增长。所以,碳补偿机制是否有效?对此必须十分谨慎。第六点的难点就在于必须达到碳排放的减少,而不是碳排放的转移,这是第六条的关键问题。” 茹泽尔先生所说的“双重计算”,指的是,国际转让的减排数目被碳买卖双方用于实现各自做出的减排承诺的计算,比如说,亚马逊集团为了减低他的碳排放量在印尼种植了大量的树木,这些树木可以吸收一定数量的二氧化碳,从而减低亚马逊集团的碳排放总量,但是,这些二氧化碳不能够同时被印尼列入他的减排计算之内。在格拉斯哥峰会最终达成的协议中避免了双重计算这一条。 不过,尽管如此,从以上的例子来看,碳市场机制可以促使企业为了避免经济损失而努力减低碳排放,但是,也会使某些高排放企业认为找到了可以“赎罪”的台阶,从此可以堂而皇之的排放二氧化碳,因为只要出钱就可以补偿。此次峰会上许多高排放企业都做出了在2050年左右达到碳中和的目标。很显然,碳市场的运作为高污染企业带来了“飘绿”的可能性。 碳市场会成为一个飘绿市场? 那么,那些遭受气候变化后果严重影响的贫困国家的代表对此有何看法? 我们来听听乍得土族人妇女协会的创始人地理学者伊布拉辛女士的看法,她在峰会结束后接受法国文化电台采访时这样评论说:“我们在谈论气候变化时不能够回避饮水权,住房权以及能源权等最基本的人权问题,再回到此次峰会上广泛引发关注的巴黎协定中的第六条的问题,此次峰会上主要落实了第六条中三点:第六条第2点,指的时如何联系落实碳交易;第4点指的是通过何种方式进行碳交易;第8点,指的时如何设立一个系统,对整个过程进行监督,监督它是否保障了人权,这是当初我们在制定巴黎协定时特别强调的一点,因为倘若在整个过程中当地人的人权没有受到尊重的话,那么,碳市场就会成为一个飘绿的市场。“ 伊布拉辛女士的上述担忧也是格拉斯哥峰会现场的人权组织与环保组织的共同担忧,峰会举行闭幕仪式的当天,多个非政府组织在大会场的对面召开记者会,谴责此次峰会将会场转变成为一场发达国家,跨国集团以碳补偿为由收购贫困国家的贸易市场。 人权组织的上述担忧是否过于夸张?巴黎气候协定第六条的落实是否会起到积极的减排作用?时间会带来回答。
    12/2/2021
    12:09

Acerca de 环境与发展

Sitio web de la emisora

Escucha 环境与发展, Radio Nacional Colombia y muchas más emisoras de todo el mundo con la aplicación de radio.net

环境与发展

环境与发展

Descarga la aplicación gratis y escucha radio y podcast como nunca antes.

Tienda de Google PlayApp Store

环境与发展: Radios del grupo

Information

Debido a las restricciones de su navegador no es posible reproducir directamente esta emisora en nuestro sitio web.

Sin embargo, puedes escuchar la emisora en el reproductor emergente de radio.net.

Radio